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爸爸的脔宠
爸爸的脔宠
高贵华丽的寝宫里,挤满一个个面带惶恐之色,忙碌穿梭的仆人,一个宫女端着盛满血水的金盆,慌忙地跑出寝宫倒掉,又飞快地跑了进去。偌大的殿堂回荡着女人凄厉的惨叫“啊啊啊 啊啊啊!!!好痛!!!!啊啊啊啊啊!!!陛下!!云儿好痛啊!!救救云儿!!!啊啊啊!!!”
-
-  一旁被唤为陛下的俊美男人,原本威严华贵的脸上此时已堆满惊慌,紧张地抓住爱妻的已冷汗涔涔的手指,压抑着痛苦的声音,道“云儿,再忍忍!!朕的宝贝!再忍忍!!孩子就快出 来了!”-
-
  只见宽大豪华的龙床上,一位妖娆美貌的女人乌黑绸缎般的黑发凌乱不堪,白皙如玉的脸颊血色进退,嘴唇紧绷,死命屏住呼吸,使劲全力挤压着下腹,而她的下体,竟然是金色的蛇尾 !!!
--
  那金黄粲然的鳞片已经沾满鲜血,痛苦地扭曲着,挣扎着,血腥中竟映射出一丝华美!接生的仙女惊喜地叫道“陛下!!孩子的头出来了!!!”-

-  瞬间,原本痛苦地快要晕眩的女人脸上绽放出一抹点亮天地的微笑,咬紧牙关,拼劲全力,高高扬起头颅,尖叫出声“啊啊啊啊啊!!!!”
--
  “哇哇哇。”-
-
  在女人声音逐渐微弱地同时,婴儿的啼哭终於响彻宫殿,已经失去意识的女人,唇边欣慰地勾起一抹笑容,沈沈睡去…天帝见状,慌乱地大声命令道“快!!救王後!!”
--
  一时间,本来松口气的众人又再次忙碌起来…-
-
  接过小小的孩子,天帝怜爱地吻了吻孩子的额头,接过宫女递过的帕子为孩子拭去身上的血迹,当擦到下体时,蓦地惊住了。-

-  只见那粉嫩的双腿间,竟然有两个男性的生殖器!!天帝久久不能动作,这时天界的神医开口道“陛下!小王子是继承了母亲的血统啊!”
-
-  天帝鹰眸扫过惶恐跪下的老神医,薄唇微启,道“此话怎讲?”
--
  老神医恭敬地伏在地上,道-

-  “回陛下!王後作为蛇…”
-
-  老神医蓦地停住,畏惧地看了一眼威严的天帝,继续道“蛇…仙,本身就有蛇的血统,而雄蛇本来就有两个男性的生殖器,由此看来,小王子这样的身体,正是由此而来…”-
-
  天帝闻言,若有所思,沈默地挥手示意神医退下…天界的大殿上,天帝脸色凝怒,压抑的气氛让众神大气都不敢出,犹豫良久,一个天界元老咬咬牙挺身而出“陛下!!这个孩子不能留 啊!!陛下违反天条,封身份低贱的蛇妖为王後已是大忌!!如今,竟生出如此妖子!!定是天地不容啊!!”
-
-  天帝闻言,脸色瞬变,怒道
--
  “放肆!!”
-
-  这时,众神纷纷下跪,伏在地上,道
--
  “请陛下三思啊!!”
--
  正当天帝威怒即将爆发时,一直立在一旁,若有所思的老臣开口道“陛下,微臣有一记万全之策,不知当讲不当讲…”
--
  天帝不耐烦地摆手,道
-
-  “说!”-

-  那老臣,前跨一步,道-
-
  “老臣建议将小王子打入凡间!”
-
-  闻言,天帝身边本来就悲恸难过的王後更是面带祈求地看着天帝,天帝安抚地拍了拍爱妻的手,道“如此下策,胆敢提出??!!你竟让身份高贵的天神之子沦为一介凡人??!!”-

-  那老臣仿佛料到天帝的反应,不慌不忙道。-

-  “陛下!小王子仍旧是天神之子,只不过永世留在凡间,并作为维护凡间安定的神子。由此,定能使三界信服罢休。”
-
-  天帝闻言,脸色略微转霁,看向王後,只见她纵使双目含泪,也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-
-  从那时至今,八百年间,天帝与身为蛇妖的王後已经育有四子,皆为王子,他们作为天界派遣的人间守护神,分布在各个时空,地域,拥有不同的身份,生活在人世间,同时又各自执行 着维护人间安定的使命。而且将永世不休。-

-  第一章
-
-  人间…
--
  楼兰躲在爸爸的卧室门口,偷偷地透过门缝,精致可爱的小脸上带着丝丝落寞,又含着许许艳羡,看着房内旖旎Se情的场景。
-
-  偌大高档的卧室内,豪华宽大的Kingsize大床上,只见两个一模一样的清秀少年挺翘的臀部紧贴在一起,并高高翘起,玉白的脸上泛着情Se的红晕,身体剧烈地耸动着,饱满的红唇吐出 一串串动人心魄的吟叫“啊啊!!主人!!你好猛!!要干死兰儿了!!啊啊!!”
--
  “主人!!求求你!!慢一些!!心儿快要被你Cao穿了!!”-
-
  只见在这两个粉白的屁股之间,一个壮硕精瘦的男人,抿着薄唇,面无表情,凶残狠辣地抽动着下身。更令人压抑的是,男人郁郁葱葱,黝黑浓密的荫毛间,竟然树立着两根荫茎!!
--
  那两根粗长雄伟的巨棒已经完全勃起,竟有成|人的小臂粗,紫红发黑的柱身布满恐怖的青筋,狰狞着并同时在那两个少年窄小的菊|丨穴中“噗嗤!!噗嗤!!”地狂猛抽插着,那两个 少年已被插干地高潮数次,如今已哀叫连连,却又舍不得身後男人的勇猛,只能拼命摇晃着翘臀,往男人那粗壮的Rou棒上送“啊啊!!主人!!你的Rou棒好粗!!心儿快要被你撑死了!! 啊啊!!!”-
-
  “唔!嗯!主人!!你顶到兰儿那里了!!啊啊啊啊啊!!主人好会Cao啊!!Cao死兰儿好了!!啊啊啊!!兰儿宁愿被主人干到死!!!”
-
-  紧致湿滑的|丨穴肉,娇媚的浪叫,不能让男人的表情有丝毫的变化。-
-
  转动狭长的鹰眸,扫到门缝处小小的身影,男人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笑容。瞬间,本来就雄伟的巨根又胀大一圈,那两个少年更是惨叫不已“啊啊啊啊啊!!!!主人!!轻点!!心儿快 死啦!!!求主人慢点!!!”
-
-  “啊啊!!哦哦哦!!好粗!!好长!!!主人!!你猛死了!!!兰儿要飞了!!!啊啊啊!!爽死了!!!”
-
-  楼兰抿了抿粉嫩的嘴唇,垂下浓密纤长的睫毛,黯然地低头,晶莹的泪水缓缓滑落。楼兰难过地抽泣着,自己不过是爸爸在与魔界之子打斗中不经意间救下的一朵水仙花,如今小小的他 过了明天就300岁了,相当於人类的16岁。在被那个男人温柔呵护的几百年来,他早就无法自拔地爱上了那个危险的男人。而那个男人却夜夜笙歌,好像对自己只有父子之情,没有任何情人间 的爱意。想到这里,楼兰更加伤心,久久地凝望着爸爸那俊逸非凡,男人味十足的脸庞,顿时浑身发烫,特别是前後两个小|丨穴,更是饥渴难耐。“噗嗤!!噗嗤!!”的抽插声,让楼兰浑 身战栗,同时又羞愧难当…那两个少年被Cao得舒爽不已,那让楼兰夜夜意Yin的粗黑Rou棒沾满少年体内|丨乳丨白的爱液,在夺目灯光下熠熠生辉。那勇猛的插干仿佛是在楼兰自己体内似地 ,娇媚的花心已经缓缓吐露泛着水仙花香的蜜汁,软软的菊|丨穴也开始嘬吸翕张。楼兰凝望着爸爸脸上缓缓滑落的汗珠,犹豫地将娇嫩的小手深入睡裤中,握住那微微抬头,渗着甜美Jing液 的玉茎。
-
-  “啊""""”
-
-  楼兰轻吟出声,猫咪般地叫声微不可闻,但岂能躲过斐洛的耳朵?邪魅一笑,斐洛猛地抬起那个叫做兰儿的少年,低沈优雅的声音诱惑地响起,“夹紧你的|丨穴儿…”-
-
  少年听话地抬起屁股,努力吸气用力缩起括约肌,箍住斐洛坚硬巨硕的荫茎。斐洛抓住少年的臀瓣,倏地闭上眼睛,将身下的少年当做那娇美可爱的小楼兰,蓦地抽出Rou棒,又猝不及防 地重重顶了进去,少年被那会把他撞飞的力道刺激地浪叫不已”啊!!!好爽!!主人,你搞得兰儿棒透了!!!啊啊啊!!嗯啊!!!主人!!你好会搞!!!啊!!啊啊!!!““噗嗤 !!噗嗤!!噗嗤!!!”-

-  汁水飞溅。另一个叫做心儿的少年,一边承受着炙热Gui头在菊心的研磨,捣弄,一边伸手摸着主人在自己菊|丨穴里抽插的Rou棒,那粘腻的汁液沾着手指上,少年着魔般的伸出红舌舔着 手上主人Jing液的味道。
-
-  “啊啊!!主人!!你的Jing液好美味!!!心儿还要!!主人!!快射给心儿!!心儿的小骚|丨穴好饿!!啊啊啊!!!”
-
-  楼兰愣愣地看着这激|情四射的一幕,加快了撸弄玉茎的速度,奈何Rou棒满足了,但花|丨穴却抗议般地喷薄着汁液,菊|丨穴也分泌出甜腻的肠液,混合着花液,顺着楼兰玉白的腿缓缓 流下,爸爸!!楼兰好难受!!-

-  |丨穴儿好痒!啊!!爸爸!!楼兰好想被爸爸插!!-

-  楼兰小心翼翼地喘息着,细长白嫩的手指终於忍受不住,磨蹭着吐露汁水的花|丨穴,小指还扫剐着蠕动的菊|丨穴。湿腻的声音悄悄响起,小|丨穴越来越热,楼兰耳边不断传来两个少年 的吟叫“啊啊!!主人!!不要再磨那处啦!!!好刺激!!”-

-  “主人!!!好会插!!插在心儿的花心啦!!啊啊啊!!!好痛!!!啊啊 !!!太爽了!!!”-

-  楼兰扶住墙,不让自己软倒,尝试着用指尖轻触花|丨穴口,然後,慢慢地挤开紧致的|丨穴肉,将手指全根没入。奈何短细的手指只是隔靴搔痒,花心饥渴地叫嚣着,渴望得到粗大炙热 的撞击。-
-
  “噗嗤!!噗嗤!!”-
-
  斐洛操干少年的节奏飞快狂野,楼兰双眸紧闭,高昂着头,小巧的鼻尖渗着许许汗珠。洁白的贝齿紧咬下唇,不让难耐地浪吟出声。而手指却与这羞涩背道而驰,食指埋在花|丨穴里,中 指夹在菊|丨穴里,同时随着斐洛插干少年的节奏飞快地穿梭着。-

-  啊!!爸爸!!好痒!!楼兰的|丨穴儿好痒!!-
-
  楼兰在心里描绘着爸爸Rou棒的形状,想象着如果那两根粗大的Rou棒同时插入自己前後两个|丨穴儿里,该是多麽刺激。那粗黑的巨硕一定会不留缝隙地插入自己的花|丨穴,然後伞状的 Gui头卡在自己的子宫口,狠狠地拔出,再重重地顶入,披荆斩棘,捣进自己的子宫…啊啊啊啊!!爸爸!!好爽!!!爸爸快插!!继续插啊!!!
-
-  另一根Rou棒,同时在菊|丨穴里插干,茎身上的倒刺深深地插进自己娇软的|丨穴肉里,再随着Rou棒的拔出被带入微凉的空气中…爸爸!!你搞得楼兰快要射了!!!爸爸!!快!!射 给楼兰!!楼兰想喝Jing液!!想要你浓稠的Jing液!!-
-
  楼兰的手指在自己的|丨穴中抽插,一边在心里风骚地浪叫!!只是自己的手指根本插不到底!!如此进退两难的境地让楼兰更加饥渴!!终於激|情又不满足的泪水从脸颊上滑落,|丨穴 里流出的水儿越来越多,不受控制的湿透睡裤,滴落在地毯上,形成一抹晶亮的水摊。-
-
  啊啊啊啊啊!!!好难过!!!好想被大Rou棒插!!!狠狠地Cao弄!!!
--
  楼兰心里尖叫着,在饥渴中达到高潮…
-
-  屋里,斐洛做最後几十次孟浪的捣弄,那两个少年也达到了极限“啊啊啊 啊!!!主人!!射给我!!!心儿要吃Jing液!!!!”
--
  另一个少年,直接拔出Rou棒,转过头,将那骇人的巨硕含入嘴里,“噗""""”浓白大量的Jing液灌入少年嘴里,那粉色的嘴用力地嘬吸着,喉咙里“咕咚!咕咚!!”地咽着…射完最後 一滴Jing液,斐洛目光扫向门缝,哪还有小宝贝儿的身影??
-
-  不耐烦地推开还在舔舐自己Rou棒,荫毛的两个少年,斐洛下床,走到门口。忽然闻到一股媚香至极的水仙花香味,寻着那香味,斐洛看到地毯上那摊蜜液…缓缓蹲下,用手指沾了一些, 放入口中,陶醉地闭上眼吸吮,末了,还意犹未尽地咂咂嘴,感叹道“真甜!!宝贝看来实在太饥渴了…”-
-
  转头,看上墙上的锺表,十一点了,再过一个小时,宝贝就要成年了,而自己这次,一定要送给宝贝最想要的礼物──爸爸的Jing液!!-
-
  第二章
-
-  皎洁的月光透过落地窗帘洒在床上蜷作一团的小人儿身上,斐洛站在门口,倏地一跃,轻轻地落在那天蓝色的床边,深深地凝望着床上的宝宝,粉嫩的脸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,小巧的鼻 尖委屈的红彤彤的,在梦里还在断断续续抽噎着,小嘴微张,努力地呼吸着,露出里面晶莹的贝齿和湿润可爱的粉舌…“嗯"""”-

-  小宝宝呜咽着翻了个身,身上的毛毯滑落到一边,一丝不挂的胴体呈现在斐洛的眼前,惊讶地挑了挑眉,当看到小人儿那粉嫩嫩的玉茎上还沾着几缕Jing液,斐洛瞬间明白了。-
-
  这小家夥又饥渴地自蔚了一次呢…
--
  缓缓地低头,斐洛嗅了嗅宝宝泥泞的下体,一股馥郁的花香涌入鼻间,不受控制地,斐洛伸出舌头一点一点将那未干的白浊舔入口中,感叹那黏滑中甜腻的滋味,斐洛金色的眼眸泛着光 芒,蓦地长大嘴将楼兰可爱的玉茎吞入口中,温热的口腔,技巧十足的吸吮让楼兰本来已经软下去的玉茎又忽的挺立了起来,舌尖抵住Gui头上的小孔,并不断地抠挖,激地身下的小东西不断 地颤抖,甜腻的声音在斐洛“滋滋”的舔弄中响起“啊…爸爸…不要…唔嗯…”-

-  魅惑的声音婉转地拐了数道弯,斐洛感觉自己的那两根巨棒快要将内裤撑破,但嘴边的美味又让他欲罢不能,“啾咕!啾咕!”吞吐玉茎,咽下津液的声音在偌大的卧室里格外Yin靡。不 断的加大力道,加快速度,终於小小的身子猛地挺起,剧烈地痉挛了几下,射了出来。-

-  “啊啊啊!!!爸爸…宝宝好舒服…啊啊…”
--
  吞咽着口中的香液,斐洛又凑到楼兰已经汁水泛滥的花口处轻轻啄吻着…“唔…爸爸…好痒…”
--
  小东西难耐地在梦中呻吟着…-

-  捧起那可爱的小屁股,斐洛伸出舌头顺着那挺翘的玉茎,缓缓地,Se情的,一路舔到股缝,特别到那嘬吸的小花时忽的伸舌捅了一下“嗯…”-
-
  宝宝不满地扭动了一下,斐洛继续向下舔去,舔到那粉嫩嫩的小菊花,又张开用牙齿叼住,重重地厮磨起来“啊…爸爸…不要…好刺激…”
--
  小手劲烈地在空中挥舞着,楼兰感觉自己前後两个小|丨穴,饥渴无比,如果能有爸爸那粗大狰狞的Rou棒捅进了,哪怕自己被捅穿,楼兰也心甘情愿!
--
  斐洛将脸贴在楼兰的股缝中,舌头钻进那柔软的菊花中,高挺的鼻梁抵住吐露着花蜜的前|丨穴,宽大的舌头不断地舔食着菊花中的蜜汁,鼻梁随着舌头的蠕动一下一下地撞击着可爱的小 花“啊…哈…好美…爸爸…宝宝好爽…”
--
  “啾咕…啾咕…”
-
-  斐洛专注地舔弄着,花|丨穴吐露的蜜汁将他俊逸的脸庞打湿一片,来不及吞咽的花蜜顺着下巴滴落在床单上,濡湿一片…“呜呜…爸爸…宝宝好痒…好难受…”-

-  楼兰难过地呜咽着,控诉爸爸不用大Rou棒插干他,而总是用舌头玩弄他的小|丨穴。斐洛不顾宝宝的难过,一味地将舌头伸入,企图刮出更多蜜汁…小水仙花精的爱液有着轻灵的仙气, 饮用者会感受到飘然的快感从体内油然而生。这就是斐洛不能自己的原因,小|丨穴经不住长时间的逗弄,终於狠狠地缩了几下,喷出菊花里的肠液。
--
  斐洛不禁感叹,真是个Yin荡的宝宝,连菊花都能喷潮…有转动舌头,将花蜜悉数带劲口中,斐洛又转向了前方的花|丨穴。-
-
  那花|丨穴已经不堪玩弄,在斐洛刚刚将舌头插入时,便痉挛着如同射尿般地喷出蜜汁,斐洛没有反应过来,满溢的汁水来不及咽下,都浪费地流在嘴边,斐洛懊恼地皱了皱眉,狠狠地将 脸埋在楼兰的屁股里,恨不得将嘴伸入到宝宝的花里,将那剩余的花蜜吸食干净。小东西痛苦不堪“爸爸…不要再吃了…呜呜…宝宝…没有了…”-

-  斐洛闻言,抽出埋在花|丨穴里的舌头
--
  “啊…不要…爸爸…不要不插宝宝…”
-
-  小东西在梦里感受到那舔弄离开,又不舍地抬起屁股往斐洛脸上凑…掏出那两个青筋暴起,炙热灼人的Rou棒,斐洛低笑道“宝宝…没水儿…爸爸再帮你搞出来…”-

-  第三章-
-
  楼兰在梦里感受到爸爸低沈温柔的呼唤,不禁流出幸福的泪水,抬起身子渴望得到更加彻底的疼爱。斐洛伸出红舌,舔弄着楼兰蝴蝶翅膀般的睫毛,手指抠捏着那可爱柔嫩的小|丨乳丨头 ,如此清晰的触感让楼兰忽然心惊的睁开眼睛,斐洛一双金眸深不见底,花般娇艳的薄唇微启“宝贝…”-
-
  低沈宠溺的轻喊让楼兰怀疑这一切究竟是不是梦。看着宝宝懵懂的眼神,惊诧微启的粉唇,斐洛心头涌上一股既甜美又疼痛的滋味。亲了亲宝宝的小脸蛋,再次开口“爸爸的乖宝宝。”
--
  楼兰被这温柔的嗓音撩拨得泪水满眶,既享受爸爸不同於往常,而是带有丝丝情Se的爱抚,又困惑爸爸忽然之间的转变。不确定地开口“爸爸?”-

-  斐洛修长的食指附在楼兰柔嫩的唇上,道-
-
  “宝贝,爸爸都知道,宝贝喜欢爸爸?”-
-
  羞涩又惊讶地点头,楼兰可爱的眼睛不敢直视俊朗的面容,清纯中带有丝丝魅惑,那个样子,让斐洛爱到不行,激动的吻上楼兰的唇,狂野地舔弄,吸吮,只把楼兰吻得上气不接下气, 舔掉楼兰嘴角的唾液,斐洛将唇瓣贴在楼兰的唇上,深情地说“宝宝,爸爸也爱你,不是单纯的父子之爱,而是情人之间的爱意,爸爸想要吻你的唇,想要你的身子,想要你喝下爸爸的Jing 液,你明白吗?小楼兰?”
-
-  太过美好的爱语,楼兰一瞬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只是呆呆地望着斐洛。幸福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哽咽道“我。我以为你不喜欢我。”-

-  斐洛心疼不已-

-  “爸爸害怕吓到你啊,宝贝,你还那麽小,爸爸怎麽忍心让你受一点委屈?”-
-
  “你。你明知道我爱你,你还每天和别人。”-
-
  楼兰难过的抽噎着,爱怜地轻抚楼兰光滑如玉的背脊,斐洛眼里蓄满惭愧,每天只能看又吃不到,何况自己Xing欲比常人高出不知几倍,楼兰的小身子,未成年之时,岂能承受得了他的 狂猛?如果再没有人泄火,自己岂不得活活憋死!偷偷在心里为自己赎罪,斐洛哄着楼兰“爸爸只想要你,宝贝,但是你怎麽承受的了?”-

-  楼兰闻言,羞红了脸。对与楼兰,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,他是花界拥有正宗血统的水仙花王子,大多数花都是雌雄同株的,所以相应的花仙子们都是双性人,拥有最纯血统的人无论是分 泌的唾液,泪水,尤其是Jing液,花液,肠液都是甜美的花蜜。这些花蜜能让饮用者法力大增,追根溯源,这也是斐洛当初“好心”救下楼兰的根本原因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斐洛却越来越 喜爱这个纯净无暇,善良单纯的小水仙花了。
-
-  於是,一场谋划已久的占有在今天拉开帷幕,今晚,斐洛决定将自己的蛇精元射给楼兰,一方面增进楼兰的仙力,另一方面,从此加深楼兰对Xing欲的需求。
--
  阴邪地勾起唇角,斐洛诱惑地询问楼兰
--
  “宝贝,爸爸的大Rou棒想要插你的小花|丨穴,你给不给我操?”
-
-  Yin浪的词句让楼兰既羞涩又甜蜜,自己何尝不是在等这一刻的到来,微微一笑,楼兰轻轻地嗯了一声。得到佳人的准许,斐洛有些激狂地附上楼兰馨香的身子,顺着那优美的腰侧抚了下 去,“嗯… …”
--
  楼兰舒服地轻吟,小手抓住斐洛健壮的後背,轻轻羞涩地张开双腿,无言地邀请斐洛。-
-
  斐洛大喜,早就听闻花仙子体质Yin荡不堪,今日总算见识到了。
--
  邪笑着,斐洛牵起楼兰的小手附上自己巨硕的Rou棒,道“宝贝,这可是一会儿伺候你的大宝贝,摸摸它,好吗?”
--
  柔嫩的掌心中,粗壮的Rou棒剧烈地跳动着,有贲发的势头,小手夹在两根巨棒之间,自己握着下面的一根巨棒,而上面的那个贴在自己的手背上,热烫得让楼兰羞红了脸。-

-  偷偷地看着斐洛郁郁葱葱的下体高举的两根巨棒,从没有近看过这两个大家夥。-
-
  好像不太一样,上面的那个比下面的略长一些,而且Gui头更加巨硕,青筋暴起,马眼里还不断地冒出白浊浓稠,缕缕滴在下面的那根巨大上。
-
-  下面的那根更为粗大,几乎是上下一般粗,没有上面的匀称,但这傲然的尺寸让楼兰有些害怕。-
-
  再看看自己小小的棒棒,简直是玩意儿一样,不服气地撅嘴,楼兰重重地抓了一下手中的巨棒。
--
  “唔!”
-
-  斐洛被那柔软的捏弄差点搞出精水来。抓住楼兰可爱的下巴,伸出红舌,舔了一下楼兰的嘴唇,一边用牙齿扯咬,一边诱哄着“宝贝,想要喝我的Jing液吗?”-
-
  楼兰畏惧又期待地看着那缓缓流出的粘稠,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,不知道那是什麽味道…好像尝尝…柔顺地爬到斐洛下体,楼兰先是伸出舌头舔了舔马眼上的白浊,一股浓郁的麝香气味 充斥在自己的口中。陶醉地捧起其中一根Rou棒,将Gui头艰难地吞了进去,奈何太过巨大了,自己的小嘴连那Gui头都无法含住。只能用小手抓住茎身,轻轻地上下套弄…斐洛舒服极了,就这 麽被小宝贝舔着,都是他着八百年间最销魂的一次感受。看着楼兰紧闭的双眼,绯红的脸颊。还有那“嘬嘬”的吸吮声,一切都那麽Yin靡…小舌像蛇般灵活地转着圈来回刮弄着斐洛的Gui头 ,小嘴狠命地吸吮着,恨不得让自己射的他满嘴。
--
  下面的那根顶着宝贝随着吞咽上下滑动的喉结,柔嫩的肌肤摩擦着自己吐着Jing液的Gui头,胀得更大了。-

-  “宝贝,下面那根也要舔…”
--
  第四章
-
-  “唔""”
-
-  楼兰乖巧地伸出两只手,一只抓住上面的大Rou棒,另一只抓住下面。扬起小脸,伸出粉舌一下舔这根一下舔那根…“宝贝,动动你的小手…”
--
  柔软的小手上下滑动着,时不时再收紧。斐洛闷哼出声,伸出大掌重重地拍打楼兰水蜜桃一样的翘臀,有些气败坏地说“小坏蛋!跟谁学的?爽死爸爸了!哦!”-

-  楼兰挑起眼角,看到鹰眸微眯,表情隐忍的爸爸,愈发放肆地啃咬,吸舔,抠挖大荫茎上的马眼…屁屁被连着打了几下,肥嫩的臀肉剧烈地晃动着,连带着前面的玉茎,也可爱地一颠一 颠的,花|丨穴更是饥渴地伸缩着,黏腻的水声滋滋地响起,透明甜美的花液顺着细嫩的臀缝流入菊|丨穴,被悉数吞入。斐洛邪肆一笑,性感低沈的声音“宝宝,|丨穴儿是不是很痒?”-

-  楼兰双眸含着水光,小脸带着委屈的绯红,颤抖着甜甜的声音,说“爸爸,宝宝好痒,小|丨穴一直流水儿,呜呜…好难受…”-
-
  食指顺着楼兰光滑白皙的後背延伸到小屁股,常年持枪的指腹带着粗糙的老茧,插入那泥泞的花缝间,就着那水汪汪的花瓣和菊|丨穴,来回摩擦…那刺麻的感觉让楼兰夹紧臀缝,每当斐 洛的指尖滑过前後两个|丨穴口时,他都会缩紧小|丨穴,渴望那粗长的手指能慷慨地捅进去,好好插一插他饥饿的|丨穴…“唔…爸爸,捅一捅嘛""宝宝好痒"""”
-
-  斐洛闻言,坏笑着并起两根手指“噗嗤!!”一声插入那紧窄到不行的花|丨穴里!
-
-  “啊────!好痛────!”-

-  爸爸粗长的手指岂是自己的小手指能够比拟的?那炽热粗糙狠狠地摩擦过自己稚嫩的处子|丨穴壁,粗大的尺度更是撑得自己花口快要裂开般地紧绷,疼痛地刺激让原本直立的小玉棒立刻 可怜兮兮地软了下去!-

-  温热湿滑的花|丨穴紧张地包裹着自己的手指,天鹅绒般地丝滑,绞断他手指般地紧致力道!那握着自己命根子的Rou棒,更是猛地收紧。斐洛低骂一声“该死!怎麽这麽紧!”-

-  楼兰痛的小身子一抖一抖的,好不可怜。
--
  “爸爸…宝宝好痛"呜呜…”-
-
  没有想到宝贝的花|丨穴这麽紧致脆弱,才两根手指都已经承受不住了,要是自己的大Rou棒捅进去,那岂不更惨!再一心急,被这销魂洞绞断了子孙根就不妙了!斐洛抿着嘴唇,诱哄着 “宝宝,放松你屁屁上的肌肉,不要夹这麽紧,我给你好好捅捅,就不痛了…”-
-
  楼兰微微试着张开下面的小嘴,斐洛趁机轻轻抽插着,分开两根手指缓缓开阔,来回扭转,温柔地抚摸着滑嫩的|丨穴壁。黏糊糊的水声从|丨穴里传来,楼兰渐渐放松身子,一股酥麻痛 痒的快感从爸爸的指尖生出。小|丨穴依然紧致,但吞下手指已经不那麽吃力…“爸爸…往里面捅捅…里面还痒""”-
-
  斐洛紧绷着荫茎,感觉指尖积聚的蜜汁越来越多,就要从堵塞的|丨穴口流出!不能浪费一滴!赶紧“嗤!”地一声抽出指头,道“宝宝,捂住你的|丨穴儿!别让水儿流出来!”
--
  楼兰疑惑地抬头,又乖乖地用小手捂住不断产蜜的小花。看着斐洛将沾满透明汁液的手指放在唇边,情Se十足地伸出红舌,缓缓地舔去,收回舌尖时,连带着细长的银丝,断裂地粘在嘴 角。涨红着小脸,下面的小|丨穴也响应着紧缩,花蜜流得更凶了。楼兰羞涩地张了张玉腿,将下体被白皙小手遮住的花|丨穴送到斐洛眼下,道“爸爸…别吃了…这里还有好多…”-
-
  “轰!”斐洛只觉全身的血液立即充斥到荫茎!该死的小妖精!竟然用这麽纯情的表情说出这麽Yin荡的话!气恼地一把托起楼兰的屁股,自己上身靠在床头,命令着“背过去!屁股坐到 我脸上!”-
-
  “啊?!”
--
  楼兰愣愣地看着发狂的爸爸,斐洛不耐道-
-
  “快点!磨蹭什麽!想现在就被大Rou棒狠狠Cao干吗?!”-
-
  楼兰心里一惊,畏怯地看着那两个凶恶的大家夥,吓得小脸都白了。赶紧转过身,叉开腿,趴跪在斐洛胯间,屁股高高翘起,献到斐洛脸上。-

-  一下子抓住那软弹的水蜜桃,用鼻子陶醉地嗅了嗅那馥郁的花香,迫不及待地伸出舌头舔食起楼兰股间的花蜜。灵活宽大的炙热舌头在自己的花瓣上反复舔弄着,时不时钻进去勾挖着|丨 穴壁上沾着的花蜜。楼兰爽的Yin叫连连“啊!嗯!爸爸!舔得好棒!啊!啊!里面!里面一点!啊!”-

-  这个Yin荡的小骚货!嫌他的舌头太短?放肆!张口重重地咬上楼兰稚嫩的花朵!
-
-  “啊啊啊啊啊──!不要!好爽!”
-
-  楼兰尖叫声中夹杂着痛苦与欢乐,双手拼命地挥舞着…斐洛眼神幽暗,呵斥道“叫什麽!小骚货!给我好好吃Rou棒!不然不舔你的小浪|丨穴!”-
-
  楼兰闻言,赶紧抓住眼前巨大炙热的Rou棒,张大嘴巴吸食起不断冒出的Jing液。而自己的花朵被爸爸含在嘴里,花径也被舌头侵略着,爽快欲死!
--
  好像Yin浪地叫出声,小嘴却被大Rou棒堵着,只能发出“唔唔”地讨饶声。
-
-  的下,爸爸不要不插宝宝,呜呜… …”-

-  斐洛听着又是受用,又是气恼,这个小浪蹄子!平时那麽清纯可人,没想到骨子里这麽Yin荡骚浪!真是欠操欠干!今天非把他干到叫不出来为止!伸手并起三根手指,插入楼兰的菊花里 ,那Yin荡可爱的小|丨穴立刻将粗大的手指含了进去,紧紧地包裹着,不留一丝缝隙,还嚼弄咀嚼着,这麽紧!斐洛眯起危险的双眼,若是这另一根Rou棒插进去,该是多美!Rou棒又胀大几 分,Gui头抵在楼兰蠕动的|丨穴口,迫不及待想要插入“宝贝,爸爸另一根Rou棒想要插你的小屁眼,可以吗?”-
-
  说着抽出手指,竟然带出一缕缕透明芳香的肠液!黏腻的滴在楼兰莹白如玉,微微鼓起的小腹上,放在嘴边,将Yin液舔干净,斐洛不禁感叹楼兰身赋异秉,还没插就自己流出这麽多水儿 !要是插进去不得淹死他的大Rou棒!前面的Rou棒还埋在|丨穴儿里,後面的Rou棒羡慕地想要捅进去,楼兰怯怯道“爸爸,宝宝会被插坏吗?爸爸好大,只有一根宝宝就撑得好痛,要是再来 一根… …”-

-  斐洛才不管那麽多,提起Rou棒慢慢插入楼兰的菊|丨穴,紧窄的|丨穴口被撑得变形,艰难地吞咽着斐洛的巨大“啊!啊!嗯!爸爸!好大"呜呜"""不要"""好痛"""”-

-  太过紧窄,进入都有些困难,因为紧张,前面含着自己Rou棒的花|丨穴都害怕的缩进,Rou棒被夹得生疼,不敢放狠劲,怕吓坏小东西,握住楼兰的玉茎,来回安慰地套弄着,等楼兰放松 扭动时才加重力道,一个发狠,凶猛地操进去“啊 啊啊啊 啊啊啊啊──爸爸──好痛!好大!呜呜"""”
-
-  楼兰尖叫起来,窄小可怜的两个肉|丨穴都被无情地塞满,灼烧可怕,隔着一层薄薄的肉壁,气势骇人,仿佛一动都能干穿那层薄壁!尽管楼兰疼的不能呼吸,但那极致的饱胀感却让他浑 身发软,前|丨穴儿的蜜汁流的更凶,混合着Jing液,从|丨穴口与Rou棒的交接处挤了出来。斐洛咬紧牙关,等待楼兰适应,两根Rou棒被紧紧地夹住,爽的斐洛差点一泻千里!楼兰渐渐适应 ,甜甜地吟叫“爸爸,我,我可以了… …”
-
-  斐洛闻言,简直如获大赦,双手固定住楼兰颤抖痉挛的屁股,不顾一切地抽插起来“啊啊啊啊 啊啊!两根!两根不要!啊啊啊啊!太刺激了!爸爸!要破了!插破了!”-
-
  两根Rou棒齐驱并驾,直捣黄龙!将楼兰的|丨穴肉操翻!操肿!操烂!“噗嗤!噗嗤!”操干的水声凌乱地响起,本来就没有尝过真正Xing爱滋味的楼兰愣是同时被两根Rou棒操弄,怎能 承受地住?只见他双颊绯红,双眸紧闭,啃咬着自己的手指,拼命想要压住下体传来的疯狂的刺激,不仅下面的小嘴闲不住,连上面的小嘴都合不拢,连连地吟叫“哈"嗯"好猛"爸爸"你好猛" 两根棒棒,搞得楼兰好舒服""恩啊!再往里一点!啊啊啊啊啊!“不等楼兰说完,斐洛猛地托起楼兰的屁股,高高地举起,Rou棒同时抽出,又狠Cao进去!只把楼兰的肉|丨穴搅弄地汁水飞溅 ,红肿变形,身子也颤抖痉挛,可怜地叫喊。刚刚射进去的Jing液又被挤了出来,流在两人下体交接处,泥泞一片,堆积一滩成缕地低落到床上。斐洛眯起双眼,爽得扬起头,粗喘不已“呼" 呼"真他妈的紧!Yin货!小浪蹄子!给我松松!大Rou棒爸爸快被你夹断了!”
--
  一个巴掌拍在楼兰的嫩屁股上,顿时浮上一个红肿的五指印,楼兰一痛夹得更紧了,连根Rou棒将|丨穴口塞得水泄不通,牢牢地堵死,|丨穴里存了一兜水儿憋在那里,更加难受,被斐洛 的大Rou棒搅动时发出咯吱咯吱的水磨声。紧致的|丨穴儿里,斐洛操干得难受,楼兰亦是疼痛不已,但是还是怕扫了爸爸的兴致,拼命地迎合着。
--
  第五章
-
-  清凉的夜风撩起镂空镶嵌着金丝的华美窗帘,雪色的月光绕过雕花的窗棂洒在白色大床上两具紧紧交缠,扭动厮磨,难舍难分的两个光裸身子上,只见一个浑身泛着莹润玉色,粉嫩白皙 的娇软身躯被一个肌肉贲张,线条优美,布满薄汗的古铜色身体牢牢地禁锢住“噗嗤。噗嗤。”-
-
  绵绵不断的插干的水花四溅的声音从两人剧烈耸动的下体传来,Yin靡浓郁的气息缭绕在夜色下的卧室里,少年修长的双腿被男人高举在空中,洁白玲珑的脚背紧绷,圆润可爱的脚趾粉嫩 娇小,蜷在一起,痉挛着推挤着男人的背脊,大腿内侧细嫩的肌肤紧紧地夹住男人刺硬的耳鬓,在男人凶狠的狂操下磨出道道红痕。-

-  “嗯啊。爸爸。宝贝。宝贝真的不行了。呜呜。”-
-
  少年双颊泛着不正常的绯红,晶莹的泪珠串串流出秀丽的眼眶,小巧的鼻尖笼上一层小汗珠,嘴唇红肿不堪,似乎被人狠命地凌虐过一样,大概再被咬一下,就要破裂流血,小嘴微启, 吐出阵阵求饶,小猫咪般的呜咽丝毫不能让男人半分心软,反而变本加厉地加深了男人肆意凌虐的欲望。-

-  少年全身被重重地撞了出去,痉挛哭泣着伸出拳头捶打施虐了快要一夜的男人,男人邪笑一声,反剪他的细致的手腕,牢牢压住,少年委屈地瞪了一眼坏心的男人“不要了。爸爸坏。宝 宝的肚子好饱。吃不下了。”
--
  男人抬起宝贝的小屁股,查看被自己操干过度的小|丨穴,娇美水润的肉花被撑到极致,艰难地含住自己巨硕粗长,青筋暴起,贲张恐怖的大Rou棒,可怜兮兮地收缩着来缓解灼烧的痛感 ,透明甜美的花液混合着不知是第几次射进去的Jing液被Rou棒一次次插干带到|丨穴口,堆积满满,顺着细嫩的股缝来到被另一根巨棒插入的菊|丨穴,润滑着被炙热Rou棒操得流不出汁液的 小|丨穴。
--
  男人粗喘连连,眯起狭长的眼角,浓密墨黑的睫毛染上一层迷蒙的水雾,着迷地看着被自己折腾得瘫软无力的宝贝,愈发深陷其中,天边已经微亮了,他不知自己在那温暖紧致的小|丨穴 里射了多少次,不知小宝贝昏厥了多少次,又多少次被自己的Rou棒从睡梦中操醒。
-
-  Rou棒用力抽出,再次深深插入,多少次都不够。不够!
--
  男人嘶吼着将少年猛地翻身,侧身而躺,将他的一条腿放到肩膀上,深吸一口气,开始了新一轮的操干。-
-
  “爸爸。求求你。不行了。真的。真的不可以了。”
-
-  少年粉嫩的Rou棒已经完全射不出东西,绵软地随着男人的抽插上下跳动,间或流出一点点残余的稀薄甜汁,男人一个深操,少年忽然瞪大双眼,张大嘴巴叫不出声,男人稳住身体,狠狠 地掐住少年胸前两抹肿大的樱红,强迫强迫自己射出!
--
  灼热的液体同时从前後两根巨棒里喷出,洒在稚嫩的|丨穴壁上,已经昏迷的少年再次颤抖了几下,呜咽了一声软到在男人宽阔的怀抱中……斐洛刚强的双臂紧紧地搂住楼兰湿滑的背脊, 伸出大掌帮他顺气,终於有些半软的Rou棒深深地埋在水润弹滑的|丨穴里,汁水丰沛的软|丨穴美妙绝伦,亲吻了一下楼兰布满薄汗的额头,舔着他泛着水光的纤长如小扇子似的眼睫毛,动了 动Rou棒,调整了一下角度,无比完美地嵌合到楼兰的小|丨穴里。
--
  “唔。爸爸?。不要。”-

-  小宝贝睫毛微颤,睁开琉璃一样的大眼睛,可怜兮兮地看着爸爸,斐洛轻笑一声,红艳的薄唇“啾啾。”地亲吻着楼兰赌气不满的小脸,有些沙哑的声线性感迷人“睡吧。宝贝。爸爸不 要了。帮你洗干净?嗯?”
-
-  楼兰闻言,略松一口气,有摇了摇小脑袋-

-  “不要。我不要洗澡。我好累。要睡了,爸爸晚安!”-

-  说罢便往一边一软,装作睡着的样子,斐洛看着撒娇耍赖的小孩子,无奈地弯起邪肆的唇角,啃咬着楼兰尖尖红红的小耳朵,道“难道宝贝想含着爸爸的Jing液睡觉?”-

-  楼兰这才不情不愿地睁开眼,瞪了一眼使坏的爸爸,闷哼一声,拱到斐洛的怀里。斐洛满意地拉过一旁丝质的毯子裹住楼兰光裸的身子,绣工精美的毯子质地上乘,柔软丝滑,流水一般 倾泻到楼兰比水豆腐还要嫩白的肌肤上,小宝贝的肌肤太过娇嫩,一般的衣服穿不了一会儿身上就会磨出红痕,斐洛便为他专门创立了一个只制造丝质品的服装品牌,但丝织品可塑性太差, 做不出正统板正的正装,斐洛便让人费劲心思,设计出棉质的或毛质的衣服,袖口,领口等容易摩擦的地方用兔绒或蚕丝。-
-
  导致楼兰的衣服或多或少边口都毛茸茸的,像女孩儿的衣服,整天被学校的老师,朋友,甚至府邸里修剪草坪的桑爷爷都说可爱。-
-
  他明明是男孩子嘛!哪有男孩子喜欢被说可爱可爱的!都怪爸爸!
--
  楼兰仍在地上,粘着血迹的纸巾上,阿健惊讶地踢了一脚那团纸,啐了一口“今天真他妈是活见鬼了!”
--
-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