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朝秦暮楚
朝秦暮楚
花娟正在跟陶明专心致志的打电话,突然从她身后伸过来一双手把她抱着,这使花娟一惊,花娟扭过头一看,竟然是彭川卫,花娟不知道他啥时候溜到她的办公室了。这使花娟大惊失色。
-  “你啥时候进来的?”
-  花娟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,说,“你咋这么无赖?”
-  “花娟,我想死你了。”
-  彭川卫又一次的冲了过来。“你咋跑了?”
-  “停停。打住。”-
  花娟冷漠的说。“没啥事你回去吧,我告诉你,你就死了这种想法吧,我不可能跟你上床。”
-  话说到这种程度了,彭差卫还有啥脸面在这儿待下去 。他悻悻的走了。
-  “咋的了?”-
  电话里传来了陶明的声音。
-  “没事。”
-  花娟等彭川卫走了后对电话说。原来花娟在跟彭川卫发声纠葛时,她跟陶明的童话始终没断,即使花娟跟彭川卫的那番对话,陶明也听得真真切切,因为花娟的手机始终没有挂断,“是不是那条色狼又在骚扰你?”-
  陶明问。-
  “没事了。”
-  花娟忙说。“这事不用你操心,我辉处理好的。”-
  “我真为你担心,晚上你有时间吗?”-
  陶明问。
-  “干啥?”-
  花娟问。-
  “晚上我过来接你,咱们找个地方坐了坐好吗?”
-  陶明问。
-  花娟无语。
-  武斗被月季能够得很爽,虽然月季长得不咋样。但月季性感的身体和她那激情的床上工夫非常的吸引着武斗。-
  月季为武斗在国内空虚的生活,增添了风采。
-  偶而武斗也想叶红,想起跟叶红那美妙的时刻,叶红跟他做爱,始终是痛苦的表情,他就喜欢他这种表情。
-  武斗没事,又来到矿灯房子,他是奔着叶红来的,武斗下了决心,这次一定要找叶红玩玩。即使看到月季,他也不会跟月季玩的。武斗铁了心了。-
  “月季,谢谢你啊,”
-  叶红在月季的工作地点,坐在铁床上,对着月季说。“我知道最近武斗是来找我的,多亏了你给我挡架。”
-  “叶红,你说那去了,”
-  月季坐在椅子上,现在没有人来领矿灯,所以叶红才离开工作岗位,来到月季的工作地点,跟她聊天。“其实像我这样的女人,是没有爱的,不管武斗对我是真是假,最少我得到了滋润。”-
  月季说到这儿脸莫名其妙的红了。而且羞涩的低下了头。-
  “是吗?”-
  叶红惊讶的望着月季,“难道你很喜欢做爱?”-
  “哦。”-
  月季点了点头,“我觉得这样很好。”
-  “原来如此。”-
  叶红说。“我觉得跟他做爱就像上了刑。实在是无法忍受。”-
  月季望着叶红,有些莫名其妙。然后说。“叶红,你放心,只要他是对你来的,我就把他拿下,不让他动你一分一毫。”-
  “月季,你真的让我感动,”-
  叶红将屁股在床上搭个边,“以后你用得着我的竟管吱声。”
-  这时房门开了。武斗走了进来。“叶红,你在这里。”
-  “你好武矿长。”-
  叶红看到武斗进来感到非常的意外,她紧张的站了起来,就要往外走。
-  “等等,你忙啥的。”
-  武斗问。“如果要是别的领导看到你擅自脱离岗位,到处乱窜,你想会咋样处罚你。”
-  “当然后果很严重。”
-  叶红对着武斗讨好的一笑,“谢谢武矿长,不责怪我。”
-  “武矿长,你请坐,来我给你沏水。”
-  月季看到武斗跟叶红认真起来。慌忙帮叶红解围的说,然后给武斗沏了一杯水,让武斗坐在椅子上,这儿就这把椅子上算是最好的了,所以粤剧把武斗让在椅子上,“武矿长,那我回去工作了。”
-  叶红想要回去。
-  “叶红,你就这么走了吗?”
-  武斗阴阳怪气的问。“也不谢谢我。”
-  “谢了。”
-  叶红一楞说。“我早就说谢谢你了。”-
  “我要你的实际性的谢我。”
-  武斗打量着叶红。叶红穿着一件浅黄色的裙子。裙子的套装,上衣跟裙子的同样的颜色。
-  领口开的很低,雪白的乳沟让人们想入非非。十分暧昧,十分性感。合体的裙子将叶红性感妖娆的身材勾勒的凸凹有致。丰腴的大腿十分撩人的从叶红是裙子里裸露出来。勾引着武斗的眼球。
-  武斗望着这个美丽的女人,心花怒放。不能自己。
-  “武矿长,你指什么?”
-  叶红问。其实叶红明白武斗的话,但她是故意的这么问。因为有月季在场,武斗也不能说出太露骨的话,在这一点上,叶红有底,所以她会这样的问,要是只有它跟武斗单独在一起,她就不会这么问。
-  “这个你还不明白吗?”
-  武斗淫荡的笑了起来。“那好吧,你跟我走一趟。我来教你。”-
  武斗站起了身子,接着说。“走吧,”-
  “我那里?”-
  叶红紧张的问。-
  “我,我办公室,我正好有事找你啊。”-
  武斗说。-
  “有事还在在这说吧,”
-  叶红说。
-  “是啊。”-
  月季接话说。“有啥事在这说不了。武矿长。你以后再跟叶红说吧。今天你在我这多待一会,”-
  “没你的事,”-
  武斗训斥着月季说。“我找叶红有事。”
-  月季看到武斗有点不悦。她不敢再吱声了。因为武斗毕竟是矿长,即使她跟他上过床,但也不能在矿长面前逞威风,这一点月季懂,所以月季不吱声了。-
  这是月季的可爱之处,她不像别的女人样张扬,很低调。-
  武斗看到月季不吱声了,心里也觉得愧疚。但望了望眼前迷人的叶红,他便狠了下心。想起他在叶红后面进入叶红那美妙的时刻,真想还从来一次。于是,武斗接着说。“叶红。你去我办公室等我,我跟月季说几句话。”-
  “我去你办公室?”-
  叶红问。-
  “是啊。你先去。”
-  武斗说。-
  “你办公室也不是谁都可有去的。”
-  叶红找借口说。“最起码保安就不让我进。”
-  “没关系,我打个电话,你先过去吧。我的办公水门没关,你进去等我吧,我一会就过去。”-
  武斗对叶红吩咐着道,叶红过月季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让她给她解围,在这危机时刻,她多么需要月季的帮忙啊。
-  可是月季没有预言。不是月季不想帮她,月季属实不敢乱说话,因为她也很惧怕武斗,别看她跟武斗上过床,但她不能拿这个做资本。-
  武斗给刘副矿长打了电话,吩咐他接待一下叶红,刘副矿长就是以前的刘主任,通过这些日子的对刘主任的肯定,武斗把他提到了副矿长的位置上,也算实至名归吧,“叶红,你先过吧,刘矿长会接待你的。”-
  武斗将手机放进了包里说。其实武斗不想跟叶红一起回办公室,那多么的显眼,影响不好,武斗虽然很卑鄙,但是他还是注意自己的形象的,因为他毕竟是一矿长,是个有身份的人。
-  叶红看看月季,月季次时一声不吭。她有些绝望。非常无奈的走出月季的工作地点。
-  “月季,我找叶红是工作上的事。你不要多管闲事,好不好。”-
  等也红走了以后,武斗对月季说。“我刚才说你,你生气了吗?”
-  “没有,”-
  月季嫣然一笑的扑到武斗的怀里。把手就伸进了武斗的裤子里,抓住他的那个东西,就捣鼓起来。“我知道你有事。我想要,等我要完了,你再走。”-
  武斗被月季撩拨的冲动了起来,他的下身也支起了帐篷了。他真想把月季弄到床上,好好做一次,但是他想到了叶红,他要换换口味。所以便克制自己的说。“你别闹。我还有事呢。”
-  “也不差这一会。”
-  其实月季想把武斗弄泄了,她知道男人就那么一泡尿,没了就消停了,所以她要在武斗去叶红那之前,那武斗拿下,即使武斗想对叶红下手,他的身体也不行了。所以月季才这么的主动,她想用这个方法来帮叶红。
-  武斗被月季弄的身体有点发软,但是他还是在克制,他很坚决的说,“不行,等明天的,我明天过来。”
-  “明天,那不想死我了。”-
  月季撒娇的说,“就现在,就一会儿就完事,”-
  武斗掰开月季的手臂。站了起来,因为武斗还在店家着叶红,他不知道叶红去没有去他的办公室?所以有点不塌实。-
  “不吗。”-
  月季又扑了上来,拉开自己的裙子,扯下自己的内裤,雪白的屁股裸露出来。晃得武斗睁不开眼睛。-
  月季的手又伸进了武斗的裤子里,抓住他那膨胀的东西摆弄起来,其实武斗被月季的撩拨,也使武斗冲动了起来,武斗怕了一下月季那雪白的屁股,说。“你太美了。”-
  “那就来吧,”-
  月季拉开武斗裤子上的拉链,将她那个高耸的东西掏了出来。一抬屁股就坐了进去。
-  武斗被月季的举动给弄蒙了,他还没有明白咋回事,月季就在他身上动作了起来。武斗感到。很爽,月季的呻吟声越来越激越。似乎非常兴奋。武斗是被动的进入角色。但他很快的在月季身后运动了起来。-
  月季很兴奋,她的目地达到了,她想如果在这儿把武斗拿下,他对叶红就做不了坏事了,叶红眼睛里流落出来的惶恐,就是对武斗的惧怕。
-  月季越做越兴奋,其实这种兴奋有一半的月季装出来的,她知想让武斗快点出来,好完成了她的使命。不让武斗再去祸害良家妇女。
-  月季想到这些就更加兴奋。想一下子就把武斗拿下来。-
  武斗跟月季做到半道,武斗突然想起了叶红。他想终止跟月季的做爱,可是他看到月季像跳舞一样的兴奋的跟着他做,他又有点不忍心把她弄下去。-
  可是武斗要是不敢月季停止做爱,他就会射出去了,那样就对付了不叶红了。于是,武斗狠可狠心,把月季冲他身上推了下去。
-  “你这是干啥?”
-  被推下去的月季不满的问。
-  “不行,我还有事。”
-  武斗感到他那的东西湿漉漉的非常难受,他真想找来温水洗洗啊。可是这儿不方便。
-  “你把我撩拨起来,又不管我了。”-
  月季勾着武斗的头,伸手又向他那个东西摸了过去,“马上就完,完了你再走好吗?也不差这么一会儿。”-
  “你的瘾咋这么大啊?”
-  武斗问。“你以前不这样啊。”
-  月季又坐了上来。她用手抓住武斗那个湿漉漉的东西,在找位置,她想找好位置放进去。可是武斗慌忙的把她推开了,他想他不能再犹豫了,再犹豫他的计划将要被全盘否定。所以他只好忍痛割爱了。
-  “你咋这样啊?”-
  月季有点急了。她红着脸问武斗,“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?”
-  “你别胡思乱想好不好?”-
  武斗说。“我真的有事。我该走了。”
-  武斗站起身子,整理一下他的衣服。“明天我再过来,今天就到这里。”-
  “真烦人。”-
  月季无奈的说。-
  武斗说,“好了,我走了。明天见。”
-  月季的对武斗实施的计划没有完成,这使月季很郁闷,她在为叶红担忧。她本想用自己的身体来救叶红,结果武斗不上她的当,这个老奸巨滑的油条。
-  叶红走出了矿灯房子,外面阳光如火。烤得她香汗淋漓,她奉武斗的命令向矿长办公室走去。她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么,但她知道武斗找她不会是啥好事。
-  叶红非常落寞的来到了矿机关大楼,她知道武斗在这里办公,她来到门前,就被保安拦住了。“你找谁?”-
  保安十分严肃的问叶红。-
  叶红说,“我找武矿长。”-
  “武矿长是随便找的吗?”-
  保安瞪了叶红一眼。“有预约吗?”-
  这时刘矿长出现在叶红面前,他问,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-  叶红报了自己的名字,刘矿长马上满脸笑容的把叶红领到了武斗的办公室。-
  “你先坐下等。”-
  刘矿长吩咐着道。“这里有水果,你先吃水果。我回去了。”-
  刘矿长临走时把两盘水果往叶红跟前推了推,然后微笑的走了出去。-
  叶红紧张的坐在沙发上。等待着武斗,她做好了准备。如果武斗对她还像以前那样,她就跟他拼了。-
  叶红等了老半天武斗也没回来,她的心多少有点放心了,心想是不是月季把他缠住了,如果他被月季拿下了,对她就不会再有其他的想法了,她感到庆幸。如果真是那样,她得好好的感谢月季。
-  办公室里很静,静得叶红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。
-  武斗终于从月季那里逃出来。这使他的松了一口气,但是他的下身依然湿漉漉。使他非常的不得劲。他想着叶红,那个美丽的女人就要成为他床上的猎物了。想到这他满意的笑了。-
  武斗推开办公室房门时,叶红正在焦躁的等待着武斗。心想有没有事,没事她好回去。她在这里待着很不习惯。-
  武斗望着急促不安的叶红,微笑着说。“对不起,叶红,让你久等了。”
-  “没事,”-
  叶红看到武斗进来,更加紧张了。慌忙问。“武矿长,你找我有啥事?”
-  “不忙。对了。你先出水果。”-
  武斗坐在叶红对面的办公桌前。居高临下的说。“你最近好吗?”
-  “还行。”
-  叶红紧张的整理一下衣裙,这是女人在紧张时的下意识的动作,她把领口往上提提了,似乎不让它将里面的肌肤露得太多。
-  “好久没见到你了,还真有点想你。”
-  武斗说。“你越来越美丽了。”-
  武斗动了一下身子,因为他感到他的下身很不舒服,那里毡满了月季的体液。他甚至用办公桌遮挡着,将手伸了进去,在把他那个东西顺了顺,但很快粘了一手的黏液。-
  “武矿长,你要是没事找我,我回去了。”
-  叶红嫣然一笑的说。同时她站了起来。自从武斗进来以后她一直到坐在沙发上,说是坐有点牵强,因为她只是把屁股搭在沙发上,也就是在沙发上搭个边,这种坐法很累人,还不如站着省劲。-
  武斗望着楚楚动人的叶红。非常惬意。“坐。我还有事呢。”
-  叶红只好坐了下来,在她坐下的时候,轻轻的了撩裙子,裸露出她裙子里美丽的春色和她那条鲜红的内裤,但这个景色的瞬间的,很快就被裙子覆盖住了。
-  武斗向叶红凑了过来,他抓住叶红的手,说。“叶红,我这些日子想死你了,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,甚至连做梦多想着你,你简直要把我折磨死了。”-
  叶红看到武斗过来,她慌张的站了起来,她想躲着他,却被武斗一把抓住,把叶红惊出一身的冷汗。叶红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,她被武斗拽了过来。她恐慌的望着武斗,“武矿长,你这是干啥。你不要……这样……”
-  “我喜欢你,叶红,这些日子我把你想坏了,你不想我吗?”-
  武斗抓住战战兢兢的叶红,叶红身子的颤抖使武斗感到非常惬意。-
  “咱们还是不要这样的好。”
-  叶红摆脱武斗。站了起。说。“我有老公,有孩子,有温暖的家,我不想跟你这样。”
-  武斗从后面抱住了叶红,说。“有老公怕啥的,我喜欢你。”-
  叶红扭动着身子。“我求你了。你真的不要这样,这样对咱俩都不好,你是矿长,是个有身份的人,不能因为女人而名声扫地。”
-  “扫啥地,都啥时代了。”-
  武斗的手抓住叶红胸前那两座小山,揉搓了起来。“叶红没有想到你小小的年纪思想还挺保守。”
-  叶红抓住武斗的手,说,“你放开我,你这是干啥,你不能这样,”-
  武斗不但没有放开叶红,反尔更加变本加厉的对叶红进行了侵犯,他将他的手伸进了也红的衣服里,虽然遭到了也红的顽强的抵抗,但是叶红毕竟是女人,由于力气不支在武斗面前败下阵来。
-  叶红无法阻止武斗对她身体的侵略。武斗已经把手伸进叶红的衣服里,实实在在的抚摸着她那高耸的乳房。
-  叶红扭捏住身体想摆脱武斗的调戏,可是武斗像块黏糖似的毡在她的身上。这使叶红非常无奈。
-  武斗发现叶红不像以前那样的挣扎了。摆便开始得寸进出尺了起来,武斗的手在叶红的乳房上揉搓着,渐渐的将叶红揉搓的有些安静了起来。因为她的身体不再像以前那样的抗拒着他,武斗很会抓住时机,他的手顺着叶红光滑的腹部往下摸了下去,叶红的手也伸了进来,抓住武斗的手,不让他继续往下面走,武斗那听这个,他是在后面抱住叶红的,他用他的嘴巴亲吻叶红的脖颈,叶红感到男人的气息直往她的后颈项吹来,使她感到十分的刺挠。-
  武斗在亲吻叶红的颈项时,嗅到了她的芳香,那种芳香很奇特,她来自身体的各和部位,甚至包括身体里更深的体味。这种气息使武斗更加勃起。-
  武斗的下身蓬勃了起来,直接的顶在叶红的臀部上,如果没有内裤和衣裙相隔。会直接的进入叶红的身体。
-  叶红感受到了这逼仄的气息,她不知道武斗为啥会三番五次的奸污她,这难道就是命吗?
-  难道月季没有档住武斗吗,她没有把武斗弄上床吗?如果武斗跟她上了床,武斗就不会还对她有这么猛的攻势了。看来自己将面临着一场袭击。
-  武斗的手在叶红的夫胬摸了一会儿,就向她的禁区摸去。叶红想挡是挡不住了,她那里有武斗有劲。
-  叶红手的力道要比叶红大得多。武斗很快就占领了叶红的神秘的地方。这使叶红浑身一抖。儿红心跳的抓着武斗的手跟他较劲。-
  可是武斗并不因为她的阻拦就罢手,他用他的力量来征服着叶红,叶红渐渐的软了下来,她不仅在力量上软了下来,在身体上也软了下来,而且被武斗弄得浑身燥热了起来。-
  武斗发现叶红这微妙的身体变化,便更加放肆起来了,他知道咋样对付女人,在什么时候使用对策。
-  武斗发现叶红的前禁区已经被她护住了,便虚晃一枪,将手抽了出来,抚摸她的屁股,叶红被武斗弄得紧紧的靠在他的身上,所以武斗腾出一只手在叶红黄色的裙子上抚摸了起来,另一只手紧紧的握住她的乳房,武斗在叶红手感非常好的裙子上抚摸起来,从那里他能感受到了她的内裤是形状,以及各个有些各手的内裤的边边角角。-
  “武矿长,你别这样好吗?”-
  叶红完全的被武斗控制住了。她无奈的说。
-  “这样不是挺好吗?难道你不需要这个吗?”
-  武斗边说边在她的屁股上拧了一把。叶红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尖叫。-
  武斗在叶红的尖叫声里。感受到了美好。他的手伸进了叶红的裙子。在隔着叶红的内裤在她那肥硕的屁股上抚摸起来。-
  由于有内裤的遮盖,武斗不能实实在在的抚摸在她的屁股上,偶尔摸到屁股上那带有凉意细腻的肌肤,但这些肌肤都是内裤里覆盖不住的地方流露出来的。
-  武斗被这种美妙的感觉吸引住了。他的手在叶红的屁股上隔着内裤抚摸起来。偶尔武斗也会伸进她的内裤里,在她那凉爽润滑的屁股上抚弄。-
  武斗摸着摸着就冲动了起来,他使紧的将叶红摁在沙发上,从她的后面扯下她的内裤,由于武斗非常急迫,他往下撕扯叶红的内裤时有些用力过猛,他们同时听到了内裤的开线的声音。-
  叶红一惊,慌忙说,“你咋这么粗鲁,”-
  “我这不是着急吗?”
-  武斗撩起了叶红的裙子,雪白的屁股晃得武斗睁不开眼睛。这使武都更加兴奋,他将他的那个东西从裤子里掏了出来,照准地方。冲了进去,叶红发出歇斯底里般的尖叫。
-  武斗在叶红的背后动作了起来,叶红不堪重负。凄楚的呻吟了起来。-
  叶花在加拿大过得很滋润,公司里没有啥事情,她已经聘用了大卫帮她里里外外打理。大卫很能干。把公司里的业务处理的井井有条,公司正以良性的方式运行着。-
  大卫在经营公司这方面是他的强项。叶花聘用他是实至名归。大卫不但为她创造了效益,而且还能陪她,使她在这个异国他乡不会寂寞。
-  “大卫,你真好,”
-  叶花躺在大卫宽广的胸膛上。一只手抚弄着大卫那浓密的胸毛。大卫抚摸着她的乳房。“是吗?我那儿好?”-
  叶花将手抚向大卫的下身,那个挺拨的下身像高射炮一样的矗立着,“这儿好,”
-  叶花吃吃的笑了起来。-
  “那我要让你见识一下它的厉害。”-
  大卫一翻身,把叶花压在身下,“你信不信它更加凶猛?”
-  “我也不是没见识过。”
-  叶花不屑的说。“起初第一次时,你把我吓了一大跳,后来习以为常了,就不在乎它了,不过如此。”-
  “嘿嘿,你还很不服气,”
-  大卫望着叶花,叶花腮红粉面的也望着他,大卫将她那火热的嘴唇贴在叶花潮红的脸上,“你真漂亮,你嫁给我好吗?”
-  “不行,”
-  叶花说,“你不知道的身世吗?”
-  “知道。”
-  大卫说。
-  “我之所以能来到加拿大开公司,这些全靠武斗,”
-  叶花在大卫身下说。“没有武斗就没有我的今天,咱俩也就不能认识,你知道我跟武斗是啥关系吗?”
-  大卫有点沉默,也有点不高兴,因为他脸上阴沉很了下来,没有了刚才的冲动。而且还蕴藏着很浓的醋意。
-  “你跟武斗?”-
  大卫有点说不下去了,他望着叶花如莲花一般雪白的乳房。不知如何是好,这对乳房曾经是大卫的最爱。他无数次的亲吻过它们,它们像个圣洁的天使,让他温暖,澎湃。
-  “你咋的了。不高兴是吗?”-
  叶花看出了大卫的不满。“你是外国人,咋还在乎这些啊?”-
  “外国人咋的了?”
-  大卫的中文里掺杂着明显的中国东北的口音。大卫曾经在中国东北的一座大学里留过学,所以在他最早接受中文时,就被周围的东北人耳熏目染的容入了东北话的口音,这些年来他改不掉了。“外国人也在乎纯洁。世界事实纯洁的爱情,那都赞扬。”-
  “是吗,我还真没看出大卫还是个情种。”-
  叶花在他身下摸了摸他那个曾经挺拔的东西。由于他们谈话精力分散,所以它也软了下来,使去刚才的威风。-
  “那当然了。我对你是认真的。”-
  大卫将头埋进了叶花的乳房上,他像小猪一样在那两的饱满的乳房上拱来拱去。弄得叶花浑身刺挠,她时不时的发出欢快的呻吟。
-  叶花的身体像蛇一样在大卫的身下扭来扭去,大卫像踏上一条船,在大海里飘荡着。晃得大卫晕头转向。
-  大卫像个贪婪的孩子,在叶花的乳房上吸吮起来了。他很用力,似乎要在那里吸吮出甘甜的乳汁。-
  “大卫,你慢点,都把我弄疼了。”-
  叶花温柔的说。“那里没奶,你那么使劲干啥?”-
  “我喜欢,我爱你。”
-  大卫依然使劲的吸吮着,那叶花弄的不停的大惊小怪的叫唤。使大卫和、更加兴奋。
-  叶花的乳房很丰满,并且圆润,坚挺。没有一丝下垂的迹象。她的肌肤腻如凝脂,使大卫非常爱惜。虽然叶花没有白种女人白,但大卫还是非常爱惜的马达卫也尝试过白种女人,但他在她们身上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,因为她们太白了,因而对于大卫而言,他更喜欢亚洲女人。-
  “大卫,你真的像你说过的那样爱我吗?”-
  叶花问。
-  大卫抬了头,说,“这还有假吗?只要你同意,明天咱俩就结婚。”-
  “有你这句话我就很感动了。”-
  叶花有些撒娇的扭着身子。“不过,我不能嫁过你,因为我的情况很特殊。”
-  “因为那个经理吗?”
-  大卫用他那蓝色的眼睛望着叶花,蓝色的眼睛像地中海里的水一样清澈碧蓝。十分迷人。-
  “这里的关系很微妙,你还是不要问了,知道的多苦恼就多。”-
  花娟闭上了她那好看的眼睛,温情的说。“还是不去想那么多,咱们在一起快乐就好。”
-  “叶花,你知道吗,”-
  大卫趴在她的身上,他那肌肉发达的身体跟叶花的身体粘在一起,她感到了他那逼仄的锋芒。“我不是好动感情的人,尤其对女人,我认为女人都特别势力,她们只盯着男人的腰包,用男人的腰包是不是鼓囊来衡量一个男人是否成功,我鄙视这样的女人,叶花,我发现你跟这样的女人是有区别的,所以我爱上了你,这也是理所当然的,你爱我吗?”-
  “咱们这种的情,不是用我是否爱不爱你所能决定的。”-
  叶花说“这里牵扯到了公司,以及公司以外的千丝万缕的关系,不是一句我爱你就能解决了的,我还是奉劝你,还是冷静点的好,咱们都是成年人了,应该有成年人的思考氛围。我说的话你懂吗。我的大卫先生。”
-  大卫不言语了,他想用他的行动征服她,于是大卫又将头俯了下去,在她身上亲吻起来,大卫不像以前那样,凶猛的挺进,他想尽量的变的温柔一些,于是他在叶花的身上做起了文章,他像通过他对叶话的亲吻,让叶花达到高潮,从而他再释放着自己的勇猛,把叶花彻底的征服过来,他就不信他身上流淌着的热血就征服不了一个女人。
-  大卫有了自己的打算,便认真的对待起来叶花的身体了。-
  大卫继续在叶花的乳房上吸吮,吸吮的叶花高亢的呻吟。大卫在她的乳房上吸吮到了芳香,那股香气掺杂着各种的味道。隐匿在身体里的香水味。还有身体本身的馨香,这些美妙的气味使大卫更加激动,他的下身膨胀如铁。-
  大卫在叶花身上,一寸肌肤一寸肌肤的游走,并不急迫,胜似闲庭慢步,非常从容。-
  叶花在他身下有点急迫,她摁着他的头试图让他开始,并不是这么慢吞吞的。大卫明白叶花的身体语言,但他要好好的征服她,就得有一定的控制力,所以他依然波澜不惊的在叶花身上亲吻,弄得叶花春情大动。
-  叶花雪白的身子像鱼一样的在大卫身下扭动着。身体已经热了起来,像汽车发电机,已经打着火了,驾驶员就是不开车,如果这个时候开车,她会窜出很远。-
  叶花非常渴望大卫一脚油门把她开的很远,可是大卫并不想这样做,他依然在她身上缠绵。这使叶花非常急噪。-
  “来吧,大卫,我爱死你了。”
-  叶花箍住大卫的脊背,并切用力的往上动了动。可是大卫仍然不被她的诱惑所动。
-  “忙啥的,好戏在后面呢。”
-  大卫放弃了她的乳房,在她的腹部亲吻起来,叶花被大卫那湿润的舌头闹得浑身刺挠起来,她的身体发出快乐的呻唤。-
  叶花没有想到大卫不但中国话说的很地道,就连中国的典故都能说出大部分,真是个奇才。
-  大卫只在叶花的腹部停留不长时间,就向她的下身滑了过去,大卫在她那杂乱无章的毛丛之地亲吻了起来,这更加使叶花神经亢奋了起来,她心惊肉跳,胆战心惊的承受着这种貌似煎熬的游戏。-
  叶花毛丛之地时不时的摩擦着大卫的嘴巴,使大卫感到非常的痛快,他像个虐待狂一样在那儿咬,啃,把叶花弄的一阵惊呼。
-  大卫像只猫一样在戏弄着叶花,他偶尔抬起头来,对叶花娇媚的身体进香欣赏,偶尔却实施他的虐待,无论用啥样的方式,叶花都十分喜欢,因为她的已经被大卫偷去了,任凭大卫摆布,无怨无悔。-
  大卫欣赏叶花那黑三角,她的那个三角十分艳丽,由于叶花肌肤细腻,而且白皙,所以那黑色的三角就显得更加黑了,甚至有些油光闪烁。-
  这使大卫非常开心,他太爱她这个地方了,这么美丽的草原,如果能在上面放马扬鞭,那将是多么的美好啊。
-  于是大卫向她那个三角地带俯了下去,用他那湿润的舌头撬开那扇已经洞开的门,门里似乎是个水库,一但进入就把大卫给淹没了,叶花在大卫舌头进入时激越的扭动这屁股,在迎合着他和接纳着他,希望他早点跟她做起来,然而大卫并不着急,他不用真刀实弹的跟她短兵相接。而是在撩拔叶花的欲望,这种男人更可怕。
-  大卫把叶花弄得骨酥肉软,就是不进行实质性的过程,这使叶花很难受,她不停的向大卫哀求,希望他能给她,“该给你的时候自然给你。”-
  大卫一边亲吻的叶花一边沉着的说。
-  “不行了, 我要死了。我现在就要。”
-  叶花像个毒瘾犯了的吸毒者,这使大卫更加暗喜。心想你终于求我了。
-  “叶花,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,我就给你。”-
  大卫继续矜持的说。“你答应嫁给我。”-
  “行。你来吧。”
-  叶花双眼迷离的说。-
  “真的?”
-  大卫非常激动了进入了叶花的身体,叶花很快就把大卫给吞噬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