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医院经历
医院经历
22岁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一家医院,开始了人生的工作经历。说实话,那医院不怎么样,平时病人也不多,比较空。所以,医生没经常做的事情就是串门聊天。我隔壁是一个少妇级女医生,30岁,漂亮,丰满,特别是屁股,很大很圆,很翘,我很喜欢。 说来比较惭愧,我在之前一点实际的性经验都没有,对高潮的认识,只是手淫后的射精。JJ还没机会和BB会过面。 我没事常喜欢到隔壁,一来无聊,二来,还是想接近女医生。女医生性格开朗,比较喜欢说,和我就比较能聊到一块。她家里的那些事情,我渐渐的就很清楚了,当然,她还没说和老公的性事。 有一回,我刚到隔壁,她就和我说,刚才来了个病人,真恶心。我问怎么回事?她说,他是来看阳萎的,问了她很多问题,摆明了是调戏。我说他问什么了?她说: “他老问,为什么他现在硬不起来了?一定要老婆用手弄弄才会硬等等,硬不起来你就别干就完了不是。”“哈哈,她肯定觉得你是有经验的才问你啊。”“去,你小孩懂什么。他是病人,我不能态度不好,否则早赶他走了。”我心想,这是个机会啊,往这方面发展一下,就接她的口说:“我是不懂啊,我还没女朋友呢。”“ 啊?你的意思是你还没有过?”“是啊,你教我啊?”她脸一红,笑着说,:我怎么教你啊?你真流氓。“”可别说我流氓,让我干流氓的事我还不会呢。“”那好吧,等你有了女朋友,办事的时候有问题,我再来教你。“”你说的噢,好的。“ 第二天晚上,是她值班,我吃了晚饭后就走到了她的办公室,她可能刚看晚一个病人,在水池里洗手,背对着我。夏天的白大衣下,显示出清晰的三角内裤和胸罩带子,那丰满的屁股看的我JJ蠢动。我轻轻的走了过去,装做随意的样子在她的大屁股上拍了一下。”谁啊“她吓了一跳,突然转过身来,两手高举,从袖口处,我看到了黑色的腋毛。”是你啊,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是哪个色狼的。“”哈哈,你也会害怕啊。“”你来干什么啊?“她问。”没事,来看看你,陪你聊聊天。“” 好啊,我正空着呢,晚上也没什么人来,病人也还安定的。“说着,我们就坐着聊了起来,天南海北的。不知不觉,聊到了我身上。 ”你还没有女朋友啊,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?“ ”好啊。“ ”那你要告诉我,你有什么要求。“ ”没什么的,你先多介绍几个再说啊,总要好看点的。“说真的,我没什么具体的要求,只是觉得是个女的都好了。 ”你是不是有问题啊,这年纪还没女朋友?“她和我开着玩笑。 ”怎么会有问题啊?我有没有问题我自己难道还不知道?“ ”你都没有女朋友,你知道什么啊?“ ”那怎么会不知道啊,“我犹豫了一下”我每天早上总知道自己行不行的吧?还有…“ ”哈哈,每天早上这样?“她笑着,竖起一根指头。她比我大8岁,我想,她可能觉得我是小孩。我有点脸红,但同时又感觉有点刺激,下面也有些意思了,不过还好,没全硬,否则夏天,会很明显的。但我还是调整了一下坐姿。我注意到她敏感的扫了我的档部一样,扭了扭身体。 我突然觉得,似乎话题可以稍直接点。就问:”我真的请教你个问题好吗? ”问就问啊,还文绉绉的。“ ”哦,是这样,你说包皮太长会不会影响那个啊?“ ”什么啊?哦,我明白了,你很长啊?“”嗯,有点。“ ”一般是不会的,关键是…,咳,你叫我怎么说啊?“她显然觉得有点突然,有点不好意思。”你直说啊,我这不是向你请教吗?“ ”那,看具体情况的。“她的声音低了许多。”什么情况啊?“我追问。 ”是这样的,看你那个的时候,包皮是不是能退的下来。“”什么那个的时候?哦,我还没做过呢。“ ”我知道,但你应该明白的,你在硬起来的时候包皮能不能拉下来?“她含糊不清的问着。 ”我不知道,应该可以吧?“ ”什么应该可以啊?难道你不知道啊,你不手淫吗?“她显得有点急。 ”这个“,我不知道怎么回答”有的。“ ”那你做的时候不知道能不能退下来啊?“ ”哦,我明白了,可我没注意。“ ”那你不洗吗?“ ”洗什么?“ ”洗那里啊?“ ”洗的。“ ”那你洗的时候翻开龟头吗?“ 一听到她说龟头,我觉得下面好象差不多了。”能翻开,可是,那是软的啊?“哦,对了,哈哈。我说不清楚了。“她大笑了几身,浑身抖动,乳房在白大衣下摇着。 我有些激动了,冲口说,”那你帮我看看好吗?“她瞪了我一眼,没说话,表情很奇怪。我觉得她是愿意的,赶紧就从短裤里拿出了阴茎,这时候的阴茎处于半硬状态,有些大:你看看。”她红着脸说“你怎么就拿出来了?”“你看看吗,我反正已经拿出来了。”“你真是的。”说着她眼睛转向我的阴茎。这时的阴茎被包皮覆盖着,看不到龟头,口子看上去很小。“你翻下去试试?”“怎么翻啊?”我故意装着不懂的样子。 “就这样啊”她有点急,伸过手来,捏着我的阴茎头,把包皮往下拉。阴茎在接触她的手的一刹那,怒张了起来,坚硬无比,结果,她一下没把包批翻下去。 “,你很硬的,好象有点紧”她俯过身来,有一只手扶住阴茎另一手轻轻的往下翻,有点难,但终于翻了下来。阴茎被翻下的包皮卡住,龟头变得有些红黑。 “痛吗?”她把包皮有翻了回去。放开了手。 “有点”我自己抚摸着,答道。手没挺,轻轻的在她面前来回撸着。 “你干吗?” “有点想?” “你平时经常这样吗?”她红着脸,看我手淫,却没有制止的意思。 “是的。” “多久一次啊?” “不一定的,一般一两天。”我继续动着。 “你真该找个女朋友了?”她轻声的说。我这时候很激动,想射。 “你帮我弄弄好吗?你的手很舒服,我想射?”我走近她身边,拿起她的手,放在我的阴茎上。她缩了一下,还是捏住了我的阴茎,轻轻的对我说“到里面去吧。” 说着,她站了起来,把我带到里间的一个水池变上,把我的JJ对着水池,站在我右边,左手扶着我的背,右手帮我抚摸着阴茎,手法熟练。我乘机将手搭在她的腰上,抚摸着她的腰臀部,鼻中闻着她的香味,JJ里的精液就到了口头了。我呻咛着说:快点。“她加快了频率,突然,一股浓精久喷了出来,她的手没停,继续着,我舒服极了,右手往下使劲摸她的屁股,她的喘气声明显粗了,手还是继续着。 最后,我平静了一点,她也逐渐停了下来,打开水龙头,洗手,同时也帮我洗着阴茎,笑眯眯的问我:舒服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