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人妻们2016-11-08
人妻们2016-11-08
   她是我一个很远亲的表弟的老婆,住新店,在未去他家之前,她在东区美食 街内打工曾见过,事情经过是因远亲表弟想作我的工程,就约我去他家喝茶聊天, 聊着到晚饭时间了,想想他老婆十一点才会回来,就去外面包羊肉炉回来吃,慢 慢吃到九点多快十点,表弟提议喝酒,去买了陈高来喝,因表弟失业有一阵子了, 喝很猛不到十一点快挂了,还叫老婆回来再带二瓶。
  我因那天睡得饱精神好,又怕开不了车,一直?什麽喝,他老婆回来一看, 他老公快挂了,想把我也灌醉,我说不能喝等等得开车回去,表第说睡这就好了, 明天一起去看现场,?两下他老公挂了去睡,剩我与他妻,她说你等等,就去安 排她老公及换睡衣服,再跟我拼。
  等她出来我问她老公还好吧,她说每次如喝酒睡都不会醒,她还真能喝,不 到十二点干了一瓶,她又只穿睡衣没穿内衣,倒酒都看到奶子了,我就想上她, 猛灌她酒能她假醉吧,靠过来一起喝。
  倒酒都看到奶头了,粉红不很大,后来就挂在我身上,我就叫着她她不里, 我试着摸她奶子她不里,可能她假醉,我想她头低下来刚好我阴茎可插她的口, 就掏出阴茎插她的口,有舌尖在滑动我就知她假醉,不客气我也翻过来69,直 到我发觉她小屁屁抖抖的我知她高潮了,而我也射了她满?,我起身去洗小弟弟, 回来时看她躺在沙发上,把睡衣退到小肚,看得我小弟弟又硬了,这次好好的干 她一炮,而她也抱我紧紧的一起动,玩了二十分?射,她也留了电话给我,在她 午休时我约过她,共几次忘了,但第三次就干她屁眼,她说又爽又痛,接着头皮 都爽到发麻了,但我表弟己回南部,我的人妻炮友少了一人了,己有三个月了。
  有一回在家中几个友人打八圈,开两桌,但缺一人,找了一个住邻街的太太 来凑。
  从六点多打到11点时,也要散了,我们不是赌徒,明天各自都还要上班。 这太太手气也真差,输了不少,我这也欠了2块多(最多),朋友都先後走了, 他却和我说,晚上陪我睡,钱就打平好不好,我知道他老公在大陆,但他家里有 小孩?他说小孩会自己去睡。我平时早也肖想他了,他爱打扮,又会动手动脚不 据小节,淫荡淫荡的,要不是她了婚,又有小孩,会想法子上他。还好我还够力, 一晚干他三炮,也不管他三七二十一,全给他射进去,整晚两人光光抱着睡。说 真的这种胆子大的人妻丶熟女玩起来比20出头的妹妹爽。後来问他才2万多需 要这样吗?他回说:人都上了还问这,下次有输再和你玩…,真是的,我觉得是 他穴痒想找人操才这样。
  另外三个是我在台北上班发生的事情,事情是这样的,我公司後面巷子新开 一间早餐店,是两位女士A及B(隐其名)合夥开的,因为待人亲切且满漂亮的 关系,所以生意好的不得了,当然我也是常客罗,我就几乎每天都去吃早餐,没 多久就与她们混熟了。
  一日早上吃早餐时,店里没甚麽客人,刚好报纸写一篇婚外情的报导,因为 没啥客人,我们三人就讨论起来,大家都觉得夫妻久了就会往外发展很正常,而 她们没经验却很想要试试,我讲了一些我与其他人妻的故事,她两听的津津有味 目瞪口呆了,後来有客人进来了,她们就各自去忙,我也回办公室了。
  隔了一阵子,我们也都没机会谈论到这件事情,有一天我出去吃午餐的时候, 看见A女一个人在收拾摊位,於是问她B女怎不见了,A女说她家中有事先回去, 而我就陪她一起收拾直到做完,才发现我都还没吃午餐,她问我要不到家里(摊 位上面五楼)一起吃午饭(还算她有良心),於是我就到她坐坐。
  她在家煮了一些面请我吃,吃完面,我们在客厅闲聊时,我故意聊到那天的 话题,她问我真的跟别的人妻有过关系吗,於是我将我性的能力有点吹嘘的告诉 她,後我问她:要不要试试,她马上说好阿。
  於是我不客气的拥吻她,舌头立刻就伸进她的口内挑逗她,我的双手也大胆 的完全伸入短裤内,大力的搓揉两片细致的臀肉,或许第一次,她一时之间也不 知道该怎麽办,略略挣扎了几下後,也变成不停的在我身上蠕动,香舌也配合的 跟我缠绵起来,胸前两团软肉磨的我心痒难耐,在吻了一阵之後,而稍微分开一 点时,我将她的裤子连内裤一起脱掉,我也蹲下来舔她的阴穴,经过我的舔丶吸 丶插丶A女爽死了,那时我也将蓄势待发的弟弟顶在她的阴唇上,然後在她耳边 轻声安抚她的情绪,慢慢的将龟头沾了沾她的淫水缓缓的挤进她已湿淋淋的小穴 里。
  当龟头刚挤进穴口时,发现A女里面好紧,於是我放慢速度,先抽出一点再 进去,这样来回几次终於完全插到底了,里面真的又暖又湿还很紧ㄟ,我一边缓 缓的抽动一边问说:舒服吗,喜欢吗,A女习惯了我的粗大弟弟,一边轻声的呻 吟一边回答我:很好,好舒服,你好棒,我跟我老公做的时候最多才一次,你刚 刚已经让我泄了两次耶,而且我们都很久才做一次,因为他太忙了,一个月才干 两三次,因为时间有限,接着我马上风驰电击的猛干她,大约三十分钟後,我也 忍不住的将精液设在她的小穴里。
  从那次以後,我去她的店里吃早餐,她不在跟我收钱,当然我也不好意识, 那我在上班前就主动的怎参店帮她收拾餐具,当然我会利用机会安慰她的肉体, 也让我有机会跟B女及来电吃早餐的人妻展开肉体游戏,当然我也周旋那些女人 之中乐不思蜀,直到到我离开台北後,才慢慢的减少次数。